情懷香港-我城悲寂

2018-07-15
229
0

    我看完西西撰寫的「我城」,無疑牽動了我的思緒,引發了我的思考和聯想,讓我不得不沉下心思考「我城」的身份定位和悲寂。

    多年來,中國與香港的關係都處於要斷不斷、要連不連的尷尬位置,因為香港的本土意識已崛起,加上香港將以前作為英國殖民地遺傳下來文化再加以演化,已形成一個自成一體的獨特文化,導致中港之間存有文化差異。這也令中港矛盾加劇,讓香港與中國處於要連不連的狀況。

    書中「我城」也提及到這點: ------ 你的國籍呢?有人就問了,因為他們覺得很奇怪。你於是,啊,啊,這個,這個,國籍嗎。你把身分證明書看了又看,你原來是一個只有城籍的人。

    「在這個城巿裏,當你的意思是指公共汽車,你說巴士:當你的意思指的是鮮奶油蛋糕,你說,鮮忌廉凍餅。因此,在這個城巿裏,腦子、嘴巴和寫字的手常常會吵起架來了。寫字的手說,你要我寫冰淇淋,但你為甚麼老是說雪糕雪糕。腦子、嘴巴說,我的意思明明是告訴你這二人是足球裁判員和巡邊員,你卻仍把他們寫成球證和旁證。」從中可見,香港人的身份模糊尷尬以及中港間存有的文化差異。 

    而近年中港矛盾也成為香港社會中的重要議題,從限奶令到2014年的雨傘運動,這些舉世矚目的事不但影響了香港的經濟、民生,更顯示了中港矛盾的升溫,本土派更積極提倡港獨。而要港獨卻又牽扯香港要斷不斷的成因, 香港是不能斷也不敢斷:其一,香港的供水來源大部份來自東江水,受制於中國;其二,香港本身沒有軍事實力,硬實力不足,自然無法與中國對著幹。當然這只是成因內的冰山一角,當中還涉及很多政治因素,但也足以證明中國與香港的關係撲朔迷離、錯綜複雜。

    而身為香港人的我們,對自己的身份認同會不會也有當局者迷之感?我們又該何去何從?

    其次, 「我城」以香港70年代的情況作為藍本,其中主角阿果自述:「我將來長大了做郵差,做完郵差做清道夫,做完清道夫做消防員, 做完消防員做農夫……,這句話讓我感觸良多, 因為畢竟香港身為一個智識型社會,任何職業其實都少不了一定學歷要求, 可況現今社會大多追求高薪厚職和社會地位。相比阿果的年代,現今的社會彷彿缺少了一些自由、開放,更多了一些對人對己的限制和要求。

同類作品推薦

1 作品
閱讀神人★★★★
Judy
答對題目: 15
所用時間(秒): 14

中五

最新作品

作品分類